行雲流血書寫下文字盡是苦悶

鉛字中毒,你眼見和諧在下呆版的突兀聳立。輕嘆著你喜悅屏息!忽視穿插俗套有限總沒能制約成你的囹圄,旋律流轉圜敲擊在格式上然後分明再匯,正搖撼,散華滿天,波濤腦海裡抑、頓,飛揚了遺世無垠,霎時間動人的才是真實──

 

只剩下止住五彩色墨流失潑灑剝落地生生活躍狂顫於裡心

留白是如斯美好。

 

尋覓一曲吟詠被期待的水光濺起時真正響澈

對散文與詩的分野你感到疑惑,此問亙古,文學現世這剎那便並身存在。不去明白名詞:是詩的散文化亦是散文詩話、散文詩?考究過深地,雖說非詭道但倒也不遠矣,你拒絕耆老的老調學者的學論,從文筆激戰狂鬪、字裡行間,你出於混沌,沉澱後以自己的思維嘗試理解。望進心底,迴響,空谷中你自謙絕非寫手,僅僅敘述著故事拾人牙慧──就算連說書都稱不上還是懂得感動。起碼,努力。

 

 

覺得有錯字、有誤用、有奇怪文法很正常,我想任性一次,便這樣信手寫下來了。對於文字的集合、也就是俗稱的文章,我喜歡隨性地朗讀,完全不管原有的段落與標點,任憑自己認為感覺對了就好。所以,我所追求的或許只是一份生命的、節奏?

 

……果然是任性的發言啊。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