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的YOMYOM雜誌會有十二國新作。興奮!

這是根本還沒出刊就生出的感想XD!

雖然這麼結尾(因為沒想法了不知道怎麼收),不過有新作就很高興了!期待ING!

 

「所以到底是可以出場了沒?」身著高雅女裝還詭異地適合的英俊男子問道,「我們家小公主等到不耐煩了喔,不能出席上次驚人美麗的射禮讓她鬧彆扭氣了好久呢。」

「其實那回我也只有幾句台詞。」紅髮少女偶爾會讓人誤認成男性的英挺五官因為苦笑變得較為柔和,下半句關於自己登場時是隔著簾子根本沒露臉的抱怨被一個帶點哀傷的乾淨聲音打斷。

「驍宗主上,您在哪裡?」

眾人默然。

憑空出現的一隻白手輕撫上少年柔軟的鋼色短髮,一旁似乎還隱約可以看到個犬型的紅色影子依偎在少年腳邊,這場景稍稍和緩了方才那陣悲戚。留著藍紫色長捲髮的氣質美少女看了看對面溫情瀰漫,也倚上在後方待命已久的巨大熊寶寶胸膛,製造出的超強閃光果然打破冷場,讓難得安份的高大男人跳起來大叫受不了就要往妓院衝──

好吧,男人的目的地是眾人私自揣測但無從証實,畢竟他已瞬間被三位近臣抓住拖走,連嘴也給摀上,隱約可以聽到那麼久沒上朝不准開溜、可是明明沒出場怎可能有機會上朝、反正不管怎樣這個滅王都不會乖乖上朝、同意、總之千錯萬錯都是笨蛋主從的錯等爭論傳來。

無端中槍的男孩怔愣,抓起頭巾把金髮一包也加入戰局。

年幼卻氣勢凌人的女孩望向遠方的鬧劇,不符合剛強形象地嘆氣,然後向那個將長髮隨意紮在肩上、現在笑得正歡的青年扔了個白眼。後者完全不以為意,依舊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開開心心地繼續幫莊嚴慈祥的老婦人與農夫打扮的男子斟茶。

「好久不見,大伙都還是很有活力哩。這樣咱就放心了。」也拿到一杯茶的老鼠沒有急著酌飲,抖抖尾巴,邊搔著鬍鬚邊說:「要是能有皆大歡喜的美滿結局就好囉。」

一直站在角落與眾人保持距離的少年點頭,披肩上的玉石叮噹作響。

至於某位金髮男子在提醒眾人其實上次根本沒有進度、不要抱太大希望以免嚴重失落時,突然發出KUKUKU的奇怪笑聲,引發驚慌的插曲,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