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e2amrk

打工的兼差侍衛們紛紛換上分配到的宮庭制服,清晨的練武場擾擾嚷嚷。羅娜麗婭有些焦躁的等著,離開父親太久時她總會感到坐立難安,但今天的狀況並不一樣。少女垂著視線,又一次理了理已經很整齊的橙色瀏海,有點氣悶。

……而那個罪魁禍首還大咧咧的站在她前面直盯著她看!

青年當然不會聽見羅娜麗婭心底紛亂的吶喊。他依舊斜著頭、噢不,阿萊諾根本是整個身子蹲了下來,然後抬首。年屆二十的大男人這副德性加上他懷抱制服,圓鼓鼓的模樣應該要顯得特別滑稽且幼稚的,偏偏放在阿萊諾身上就是毫無違和感的天真爛漫。而羅娜麗婭想起些甚麼回憶,益發氣悶了。

似乎不滿逆光以及少女散落兩頰的髮絲遮擋住她的容貌,青年皺起眉頭,伸出手。羅娜麗婭本來以為他想碰觸自己,不悅的正想喝止,阿萊諾的手早一步停在半空,蜜金色的大眼眨了眨。然後他俐落的站起,從仰望變成俯瞰,但是目光焦距依舊鎖定在羅娜麗婭臉上。

「那個,」阿萊諾開口時羅娜麗婭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青年的話聲並不低沉,可到底不是稚嫩的童音了。她微微恍神,隱約聽見青年口中說出了那個許久未有人呼喊的暱稱,略帶遲疑的重複,然後問道:「是妳,對吧?」

她不知該如何反應。羅娜麗婭撐著,必須以極大的意志力才忍住不從那對過於率直的金眸下逃開。最終少女只能掛著王宮侍衛隊長的面具,假裝冷淡的回道:「方才介紹過也說明了,工作時務必稱我為侍衛長。要分配工作了,快換上制服。」

羅娜麗婭沒有意識到自己換上了勸誘的口吻。那語調就像許多年前,她傷透腦筋、努力說服小男孩打消翻出三界城王宮宮牆跑回神族的傻念頭時,一般的無奈且容忍。但阿萊諾注意到了,他愣愣看著少女轉身加快了腳步急促的催趕眾人,露出傻笑。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