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eab6jq

白恩迪諾一次又一次揮劍,表情陰沉,與銀髮揮甩下汗珠閃耀極其不搭。到最後原本流瀑般的銀白汗濕到再也無法飛揚,一綹綹糾結貼服在頸背,著實狼狽。

但他心底依舊鬱悶。

跌坐在地,神族王子把頭埋進雙膝之間。「難看死了……」

「沒錯,難看死了。」回應白恩迪諾自怨自語的是阿萊諾,僅僅從語氣便能聽出女子的失望,就像先前她擔任實戰課教師的那段時日不耐而嚴厲。「亂七八糟的,半點水平都沒有。搞甚麼啊你?」

「……」原本還伸手試圖撥開遮住視線的髮束,這一問教白恩迪諾打消了念頭,修長手指卡進銀白之間。已冷的汗液沿著臉頰自唇角滲進口中,有些苦澀。神族王子聽見清脆的步音,阿萊諾應該來不及換下家主禮服,是踩著那雙優雅卻與之不相襯的高跟鞋直接從議事廳殺過來的吧。

才不要覺得抱歉。這麼想時阿萊諾已經叩叩叩叩的繞到白恩迪諾身後,他感應到女子低下頭,金眸正定定的審度著自己。阿萊諾沒有說話。白恩迪諾憋住呼吸,直到注視移開才敢吐息。

那口氣未盡便被一陣衝擊打斷。白恩迪諾睜大了眼。

「搞甚麼啊?白恩。」重複了問句,阿萊諾突轉輕柔的語調聽似不很在意得到答覆,尾音上揚同時搔癢沿白恩迪諾的背脊擴散開來。女子抬頭,繁複髮飾抵上方才用力重撞的後背,再次摩蹭。

白恩迪諾咬了咬下唇。「……」

「嗯,怎樣?大聲點啦。」

如果現在回首一定能對上阿萊諾的漂亮金眸。從這個角度會最先看見連本人也沒注意到的甜美髮旋,跟俏麗的艷紅眼睫同色,疑惑與不滿的目光穿過其中斜睨過來。這想像讓白恩迪諾頓時覺得可愛,轉念間卻又迂迴成彆扭。

「……反正你又不在意我。」自己都覺得幼稚的埋怨脫口而出。

「啊?說甚麼傻話。」阿萊諾叫罵道,反射性的跺腳牽連白恩迪諾自兩人相靠相倚的背部隨她用力一顫。他正待發難,又被女子抗議的肘擊重挫,只能死命摀住腰窩,再起不能。而她放下手臂,撥弄著練武場滿地碎石,扁了扁嘴。「白恩你跑出去時我嚇壞了耶,還要先把老頭料理完才能追過來!多辛苦你知不知道!」

「你自己說的!剛才你──」

「我是說了:『對我弟弟有甚麼意見就衝著我少囉嗦!啊,』」如同在議事廳的時候略作停頓,接著阿萊諾伸手往後,長滿劍繭的指再度輕戳向白恩腰側,好像要模仿稍早直指神族王子的那樣,然後補完:「『白恩除外。』嘿、居然是介意這個?白恩你也太可愛了吧!」

「甚麼叫做除了我以外啊!你分明就不把我放在心……唔唔唔唔唔!」

那雙手勾起了兩人的髮,星與火的兩色輝光同時觸上白恩狄諾的唇,該是溫涼的卻教他一下子燒燙了臉。這時候,阿萊諾仍持續專注在描繪著屬於她的性感線條,心口的劇烈跳動由後方貼近白恩狄諾的。她撥開銀白,鼻翼劃過對方那幾乎已與眼瞳一般通紅的耳廓。

「白恩原本就比我老嘛。」撒嬌與濕熱氣息噴灑上白恩迪諾的臉,他雙頰飛紅,看得阿萊諾有些得意,笑著更收緊了環抱。「更何況,我可再也沒打算把你當成弟弟喔?」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