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ebu2r0

開門聲響吸引阿萊諾轉過頭去,甚麼都沒看清,就只見科維一下子被扔進新娘準備室。想也知道行兇友人──抱歉並不是科維的友人──包含希利艾與克裡恩為首的一干兇殘法師,因此科維理所當然以臉部進壘。

這模樣搭配新郎的白色禮服也太過滑稽了吧,阿萊諾大笑出聲,儀式前的緊張一掃而空。科維不甘心的摀鼻抬首,用幾近受洗者仰望聖人的姿勢將阿萊諾身著美麗白紗的倩影收入眼底。本就由於摩擦略微泛紅的臉又一次炸成血色,阿萊諾得意望向科維,期待將聽到一絲讚美甚至是甜言蜜語。

下一秒他說的話讓她差點吐血。

「……我去提醒觀禮的女孩子不要接捧花,會被砸死。」

青筋。阿萊諾大力攫住科維禮服的衣領,狠狠把不知為何想要逃跑的未婚夫拖回地上。「站住!老婆穿著白紗站在面前,你還敢給我說要去看別的女孩子!」

「明明現在還不是!」

「所以你就可以去看別的女孩子了嗎!」

「妳到底是怎麼聽的啊!」

一如平素的幼稚爭執持續到方才的行兇友人黑著臉打開了門。要舉行了喔、婚禮,如果你們打算取消就更好了,他們提醒或者建議道。阿萊諾完全忽略那後半句,緊張的牽起科維衝向禮堂。

儀式一定會圓滿順利。就算不合習俗又極其合理的紅毯上沒有長輩領引,因為阿萊諾向來不用而科維亦然,從頭到尾兩人十指緊扣,直到交換戒指的那一刻才短暫分離。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